虞美人·曲阑深处重相见-拼音版-纳兰性德

全文拼音

 虞  美 měi 人 rén·  曲  阑 lán 深 shēn 处 chù 重 chóng 相 xiāng 见 jiàn

(qīng) 纳  兰 lán 性 xìng 德 

         曲  阑 lán 深 shēn 处 chù 重 chóng 相 xiāng 见 jiàn  匀 yún 泪 lèi 偎 wēi 人 rén 颤 chàn  凄  凉 liáng 别 bié 后 hòu 两 liǎng 应 yīng 同 tóng  最 zuì 是 shì 不  胜 shèng 清 qīng 怨 yuàn 月 yuè 明 míng 中 zhōng

         半 bàn 生 shēng 已  分 fēn 孤  眠 mián 过 guò  山 shān 枕 zhěn 檀 tán 痕 hén 涴   忆  来 lái 何  事 shì 最 zuì 销 xiāo 魂 hún  第  一  折 zhé 枝 zhī 花 huā 样 yàng 画 huà 罗 luó 裙 qún

原文

虞美人·曲阑深处重相见

()纳兰性德

曲阑深处重相见,匀泪偎人颤。凄凉别后两应同,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。

半生已分孤眠过,山枕檀痕涴。忆来何事最销魂,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。

百度百科

相关诗集诗单

诗寄友人

注释

虞美人:词牌名。此调原为唐教坊曲,初咏项羽宠姬虞美人,因以为名。又名《一江春水》、《玉壶水》、《巫山十二峰》等。双调,五十六字,上下片各四句,皆为两仄韵转两平韵。
匀泪:拭泪。全句指在情人的怀中颤抖着搽拭眼泪。
不胜清怨:指难以忍受的凄清幽怨。唐钱起《归雁》:“二十五弦弹夜月,不胜清怨却飞来。”不胜:承受不了。清怨:凄清幽怨。
分(fèn):料想。
山枕:枕头。两端凸起中间低凹的山形枕头。
檀痕,浅红色的泪痕。是说沾上胭脂的泪痕。
涴(wò):浸渍、染上。枕头上浸渍了粉红色的泪痕。
销魂:极度的愁苦或欢乐。
折枝,中国花卉画技法,即不画全株,只画连枝折下的部分。宋仲仁《华光梅谱·取象》:“……其法有僵仰枝、覆枝、从枝、分枝、折枝。”
花样:供仿制的式样。罗裙:丝罗织成的裙子,多泛指妇女衣裙。

白话译文

当年在曲折的回廊深处,我再一次与你相逢。你抹掉泪水,颤抖着依偎在我怀里。分别之后,你我承受着相同的凄凉痛楚。每逢月圆,便因不能团圆而倍感伤心。
分别后只觉得半生孤苦,枕上早已是泪痕点点。回忆起你最让我心动的一刻,是你那堪称第一的绘有折枝图样的彩色的罗裙。

赏析

  这首词以白描的手法再现情人重聚时的情景,字句间一片春光凄凉。
  从词意上看,大约是写昔日的情人,通篇皆作追忆的口吻。“曲阑深处重相见,匀泪偎人颤。”开篇两句化用了李煜《菩萨蛮》中的“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”,生动传神。别后的凄凉,最难以忍受的是月明之夜的清冷相思。读来令人摇心动魄。
  “凄凉别后两应同,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”。词意陡转,道破这原是记忆中的美妙而已,现在已是别后凄凉。凄清幽怨到让人不堪承受。
  “半生已分孤眠过”,紧承词意,将失意一倾到底,用词精美婉约,凄怆词意并未因而消减,依然辛酸入骨。
  结句处的“折枝花样画罗裙”,借物映人,含蓄委婉。整首词从头到尾都是写实,写对方的情态状貌,中间数句皆是情语,有情有景,有尽而不尽之意,通体灵活隽美。

作者

更多的了解作者?请参考纳兰性德的著名诗词


拼音有误?我来纠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