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平乐·樱桃花底-拼音版-王国维

全文拼音

 清 qīng 平 píng 乐 yuè·  樱 yīng 桃 táo 花 huā 底 

( 近 jìn 现 xiàn 代 dài) 王 wáng 国 guó 维 wéi

 樱 yīng 桃 táo 花 huā 底 

 相 xiāng 见 jiàn 颓 tuí 云 yún 髻 

 的  的  银 yín 釭 gāng 限 xiàn 意 

 消 xiāo 得  和  衣  浓 nóng 睡 shuì

 当 dāng 时 shí 草 cǎo 草 cǎo 西  窗 chuāng

 都 dōu 成 chéng 别 bié 后 hòu 思  量 liáng

 料 liào 得  天 tiān 涯  异  日   应 yīng 思  今 jīn 夜  凄  凉 liáng

原文

清平乐·樱桃花底

(近现代)王国维

樱桃花底。

相见颓云髻。

的的银釭限意。

消得和衣浓睡。

当时草草西窗。

都成别后思量。

料得天涯异日,应思今夜凄凉。

百度百科

注释

①清平乐:原为唐教坊曲名,后用作词牌名,又名“清平乐令”“醉东风“”忆萝月”,为宋词常用词牌。晏殊、晏几道、黄庭坚、辛弃疾等词人均用过此调,其中晏几道尤多。同时又是曲牌名。属南曲羽调。
②颓云髻:如云的发髻低垂下来。颓,下垂。
③的的(dídí):鲜明显著貌。银釭:银白色灯盏。
④消得:谓怎禁得起。和衣浓睡:不脱衣而沉睡。
⑤草草:匆忙仓促或草率。
⑥思量:想念,相思。
⑦料得:也有稿作“遮莫”二字,大约之意。
⑧应思:也有稿作“转思”二字,更思之意。

白话译文

那时在樱桃花下相见,她低垂着头,如云般的发髻也倾侧了。在闪烁的银灯下,怀着无限的情意,如今却要忍受和衣而睡的寂寞。
分离时我们在西窗下匆匆欢聚的时光。如今都成了别后的相思。你我各在天涯一方,何日才能相见,今晚想到这里内心更感凄凉。

赏析

  这首词虽然很短,但却贯串了好几个不同的时空。“樱桃花底,相见颓云髻”在时间顺序上是最早的过去,是回忆与那个女子相见时的情景。“樱桃花底”是以环境的美丽衬托人物;“颓云髻”是形容那个女子因羞涩腼腆而低下头来的样子。人与花互相衬托,那女子的美丽多情可想而知。“的的银釭无限意,消得和衣浓睡”是离别后的现在。“的的”,形容灯光在昏暗的房间里明亮显眼的样子。“无限意”既是灯对人的情意,也是我对那个女子的情意,因为我也在为相思而痛苦,那痛苦无异于灯油的自我煎熬。“消得”带起一个问句,意思是“怎禁得起”;“和衣浓睡”是说自己孤独无聊。
  “当时草草西窗”,是对过去和那女子相处的回忆。西窗之下与相知之人剪灯共语,何等安静,何等温馨,何等从容,而王国维却冠以“草草”的状语。“草草”是匆忙仓促,亦有草率的意思,因此这里就含有一种悔恨之意:当时苦知有现在的离别,就一定会加倍珍惜那短暂的相聚,可惜当时自己却把这种相聚视为很平常的事情,随随便便就把那段时间打发过去了。
  “料得天涯异日,应思今夜凄凉”是遥想今后。既然说“天涯异日”,可见现在虽已和那人离别,但还没有身在天涯。这两句说明,不但今日与那个女子相聚无望,而且今后更是无望,因为今后自己还要漂泊到比现在更远的天涯海角,与情意却只能越来越深,所以到那时候,今夜这种孤灯下的相思也将成为难忘的场景,永远留在自己的记忆里。

作者

更多的了解作者?请参考王国维的著名诗词


拼音有误?我来纠错